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日本偶遇梁朝伟

苍痕传人:第一百九十九章 法身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苍痕传人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蛊虫发出去就是一道金线,却能生发出粉红如花的毒雾,远望便如一株金树,盛开一片桃华。

那毒雾阴狠无比,便是又道的仙真碰上,腐尸蚀骨也是轻而易举,纵然面具人的漆身蛊十分厉害,被金线桃花尽情梳理了一遍,也是全军尽墨。

    看那玉生烟破了漆身蛊后便即收手,那模样,就像是在高傲的宣示,有什么本领就亮出来给我看看吧,面具人也顾不得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数十万漆身蛊出来只是拍了拍翅膀就付诸东流的心痛了,只想给这看不起人的臭女人一点颜色瞧瞧!    她那金线蛊一看就是毒蛊,毒雾虽厉害,好在我还有炭喉!    面具人愤然放出七点火星,这火星一出手不过水滴大小,却是迎风就长,倏然间便长到门板大小,焰色微黯,却是火势熊熊,热力逼人,正是面具人的底牌,火蛊炭喉。

    这炭喉乃是蛊神山后裔们不辞艰辛,冒着生命危险,精选毒火天蛛与丙离两焰虫杂交得来,再通过铄流魔君活动,以地底熔流岩浆喂养长大,端的是厉害之极,所发熔流狱火,更有奇大威力。

    面具人亮出了自己的底牌,想要震玉生烟一震,至少也要粉碎掉那个可恶女人脸上那悠哉的神情才行,可是面对如此威势的蛊虫,玉生烟却没有一丝紧张,反而以那种啊,你果然没有脑子的关爱智障的眼神瞧着他,反倒让面具人更火大。

    七轮明焰耀目而来,玉生烟只是往自己刀削般的香肩上一拍,自香肩上飞起一道冰蓝的光华,却是那懒洋洋的窝在她肩上吐丝的天一冰蚕蛊飞了出来。

    蓝光迫近,炭喉尚未交手,却先便士气一沮,七轮烈焰原本齐头并进阵势,这时候也开始混乱起来,七只火蛊收敛焰光争先恐后的向后退怯起来。

    要知道玉生烟这天一冰蚕蛊不同于一般的冰蚕蛊,不说炼法,单说这用来炼蛊的冰蚕,就和面具人杂交出来的炭喉不同,乃是天地所生的至宝。

当然不是说杂交的就不好,而是玉生烟这条冰蚕太霸道,乃是太阴冰窟这等绝地之中,数千年精华所钟,诞生出的一个精灵,古往今来,从未有过这样的冰蚕,它的名字冷玉冰蚕,还是当时陪玉生烟深入冰窟收服它的苍痕天君所起,其中那个玉字,便是指的玉生烟。

    这冰蚕蛊虽是小小的虫豸,真气不如蛟龙大凤之类的异兽雄浑,但每一滴都是极为浓缩的精华,可想而知,三人之前为何竟能在烈地老祖护山大阵中与之斗法还能完好无损了。

    天道有常,万物生克,虫豸虽然智慧有限,却极是敏感,七只炭喉虽从未见过冷玉冰蚕,可甫一见面,便知遇上了天敌,头也不回的就逃,冰蚕蛊这小懒虫反倒来劲了,大口大口喷出太阴寒潮,一股股寒潮像鞭子一样抽向火蛊炭喉,在炭喉逃避的同时,也狡猾地编织成了一张寒潮大网。

炭喉见逃不了,到底也是凶虫恶蛊,重又燃起熊熊烈焰,化作七道日轮,与寒潮拼斗了起来    再说烈地老祖这边,他被玉生烟言语所讥,当真是肝火大动,他也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了,争强好胜之心却是一点未消,极是看中颜面,心道今日不给他们个教训,倒要叫天下耻笑了!    当下烈地老祖也顾不得太多,手捏法印,顿时浑身火光大作,周身火焰浓稠地如同液体,燕仙月那如雨剑光射将上去,俱是泥牛入海。

    忽而那火焰向内一收,再出现在众人面前,却是另一般人物。

原来烈地老祖虽然须发尚是乌黑颜色,容貌却是五十上下,而眼前这人却是——看不出年纪,因他脸上一片火红,只能看清大致的五官轮廓,头发如同火焰般燃烧跳跃,或者说那就是一团火焰。

    这人身上只飘着一条火红的披膊,灿然若曦阳,袒露着宛如岩石般线条硬朗的肌肉,两手一执坤离焰光旗,一执丙丁太焰球,两肩向上又生出两臂,两手如鹰爪,望之不若人臂,一臂上有十八圈青阳环,一臂上绕一尾火龙。

    最奇的是,这人自腰部以下,不见双腿,只有一条蛇尾,与肌肤一样,不似**,反若熔岩一般,他上身只得三丈,蛇尾却有十余丈,弯弯曲曲盘在身后,好不吓人。

    吓!蛇人口中发出烈地老祖的声音,小辈,今日叫你知道,前辈的厉害,做人,还是谦逊点罢。

    燕仙月饶有兴趣的打量这巨大的蛇人,笑,前辈这法身,倒果真是威风啊,只是可惜。

    以剑光和烈焰为背景,四百年前的生死仇敌再次开战。

    玉生烟飘然若神女,朝那面具人道:且让妾身瞧瞧,你们躲了这许多年,本事到底有什么进步。

    现在的玉生烟和四百年前,足有天渊之别,当年在她看来无法力敌的恶蛊,在现在的她眼里,当真不值一哂,故而也不算说大话。

    贱婢!面具人取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玉葫芦,比一个指头稍高一点,玉质十分细腻,看起来像艺术品,多过像装纳蛊虫的容器,朝着玉生烟一指,看本大爷的漆身蛊!    葫芦口顿时汩汩地往外喷着黑烟,转眼间便成遮天蔽日之势,黑烟中,鼓翅之声犹如连绵不绝的雷霆,听之令人头皮发麻。

    玉生烟却不当回事,红袖一挥,射出万道金线,飞入黑烟之中,不一时,黑烟中便漾起了一股红雾。

这红雾一起,面具人掩盖在面具下的脸色顿时一沉,逐旋红雾范围愈发广大,红雾所到之处,雷鸣般的振翅之声顷刻间便绝迹,不过片刻之间,红雾便在黑烟之中飓风过境般扫了一番,复又化作金线,飞回玉生烟袖中。

    遮天蔽日的黑烟,很微妙的,一片寂静,在聆听不到半点声响。

    玉生烟嘲弄地看了对方一眼,玉掌摊开,放在朱唇前,轻吹了一口真气,顿时狂风大作,一天黑烟都被吹散,再看黑烟之中,却是一星半点的虫尸、零件也无,竟是消失得干干净净。

    原来玉生烟放出的金线有个旖旎的名号,唤作金线桃花,乃是取一种生在桃花蕊中的小虫为原料,取了白凤凰所育的各色毒花喂养培育,再以秘法炼成蛊虫。

    《苍痕传人》日本偶遇梁朝伟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nevetas.com/book/93150.html
上一章        苍痕传人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